據新華社北京3月26日新媒體專電1個生命消逝,3人被燒傷,“3·21”平度縱火案告破,村主任和承包商合謀唆使4人縱火,7名嫌犯被刑拘。
  村民們選出來的村幹部,為何和開發商沆瀣一氣,成為縱火幕後的“黑手”?這場因徵地而起、以命案告終的悲劇,掩藏了哪些不為人知的“黑幕”?徵地暴利引發暴力頻發,還存在著多少制度不健全的“黑洞”?
  承包商指使村主任縱火
  據公安機關3月25日晚間通報,查明縱火者是受開元城御景二期工地承建商崔連某和杜家疃村主任杜群某的指使實施。縱火案的幕後黑手,竟是本村村主任,這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村幹部本應是村民利益的守護者,怎麼成了開發商的馬前卒?
  村民反映,被拘捕的承建商崔連某也是平度本地人,“是另外一個村的”,和唆使縱火的村主任杜群某有親戚關係。
  一些村民向記者反映,在村裡南北向的大街上,能看到四五棟五層左右的樓房,“都是住人的,已經賣了三四年了。”但地什麼時候賣的、錢有沒有到了村集體,沒公開過,村民們也不知道。
  賣地很多村民不知情
  按照有關法律規定,集體土地征收需要征求村民的意見。
  杜家疃村有197戶村民,記者串戶採訪了其中40餘戶。受訪村民均表示,村委會欺瞞村民、偷偷賣地。村委會沒有為徵地開過代表大會,也沒有廣播或入戶告知,更不用說經過村民同意。
  徵地不透明,徵地補償款發放也存在很大爭議。記者採訪的多數被徵地村民表示,只收到了每畝2.5萬元的青苗及地上附著物補償款,加起來1800多萬元的徵地款和增值收益款沒有見到。
  對此,鳳台街道辦有關負責人說,這筆錢之所以沒發,是鳳台街道辦和杜家疃村委會共同決定的,是為了“避免錢全分了以後村民亂花”。
  從杜家疃村委會2006年“偷賣土地”至3·21縱火事件發生,期間老百姓從毫不知情、到採取各種途徑投訴舉報,再到最後守地農民殞命火場,前後歷時近8年。
  監管缺位掩藏暴利
  從震驚全國的烏坎事件,到深圳20億身家社區幹部,隨著土地價值不斷增長,涉地腐敗、與開發商合謀攫取集體利益成為村幹部違法犯罪的“重災區”,監管弊病不斷凸顯。
  暨南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胡剛表示,在單軌制的土地流轉制度下,土地征收——出讓的過程掩藏著暴利,而基層自治的不完善、不公開和不規範,給部分開發商、個別基層政府和幹部通過攪混水撈取暴利提供了巨大的空間。
  在村主任等人被刑拘後,不少村民拍手稱快,村裡還有人放了禮炮;也有人“驚魂未定”:村主任指使人縱火,背後還有沒有人指使村主任?  (原標題:村幹部怎成開發商幫凶�
創作者介紹

連身裙

jw38jwxfj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